威琳新闻

汉英翻译考试的注意事项

2014-03-07 16:48:58 user 55

英译汉的关键在于准确理解原文,准确的理解了英语原文,汉语的表达一般问题不大。而汉译英的关键在于如何综合运用所学的英文知识,将汉语文字以准确的英语通顺地表达出来。一般来说汉语原文我们都能明白,难点在于英语的表达上。汉英翻译的基础主要有词汇、知识和表达三个方面,下面举例说明一些在翻译时应当注意的事项,这是翻译考试和实务中总结的一些经验,仅供参考:

一、不能全指望工具书

现有工具书远远不能满足需要。普遍的情况是英译汉多、大、全,而汉译英的工具书则数量少且收词重复率高,尤其是技术性的词语,英语译文很不到家。现在市面上能够见到的专业性汉英词典林林总总,但是具体到一种设备一个产品,确有许多客观问题并未解决。一是相互雷同甚至一字不差,行业特征不明显,即使是“金山词霸”也令人失望。二是真正反映中国特色事物的词汇少,例如中国人说了几十年的“大件”一直未见收录,再如“超生”一词,“超生游击队”的小品在中央电视台都演多少年了,可一本大型汉英词典只有这么两个解释:1. be reincarnated; 2. spare sb.’s life; be merciful,而这两个词义在如今很少用到,或者说用得着的人不需要使用英语来表达。三是新词少,汉语媒体中的许多新的说法没有体现,绝大多数的汉英辞典和经济、贸易、其它商务方面的工具书都严重滞后于社会发展,而这些词汇往往是经济活动中最为活跃的成分。这既有社会、技术进展快、词典出版周期长这些客观因素,也有图省事、没有认真积累等原因。译者经常感觉到:出版物中汉译英方面的差错率一般要比英译汉的高得多。

查字典是个好习惯,但依赖字典翻不好译。即便手头的词典应有尽有,也不能唯它们的马首是瞻。具有决定性权威的是上下文。要透彻理解原文,了解两种文化差异,应当根据上下文、语境实际情况来译,而不能生搬硬套字典里的释义。在翻译考试中,如果有完全照搬词典的话,即便整个句子翻译的没有问题,也会扣分。

二、一词多译与表达多样化

每一个民族的文化在自己历史发展过程中都形成一定的风格和传统。英汉两种语言不仅用词造句的语法结构不同,而且表达思想的方法不同,所用的形象也有不同。我们在翻译时必须以符合目的语的表达习惯的原则进行变通。该变不变则太“死”,读者难以得到清楚的概念和流畅的译文;不该变而大变,则失之太“活”,违背原作。由于英汉两种语言表达方式的不同,在进行翻译时,有时不能拘泥于词语的字面意思,生搬硬套或单求英汉句型上的对等,需要做些变通。译文要忠实于原文,首先必须注意上述两种错误倾向:追随原文字面结构,是谓机械主义;置原文于不顾,只拣自个儿认识的只言片语翻译出来、堆积起来,是谓自由主义。两种情况都是走极端,都脱离了翻译的本意。

扩大知识面体现在具体之中,可以说要更多地注意一词多译(不是“一词多义”)现象。如果译者能对有关情况掌握得充分一些,翻译时就会自如一些,译文表达也可能活泼一些。例如同是会议,可以根据行业、级别、规模相应地译为conference、congress、forum、session、seminar、甚至receiving;同样一个“会见”,根据实际情况可以是talking with, speaking at, 也可以是discussing with, speaking on,还可以是meeting with, at the ceremony of,甚至于可以是xxx with xxx或者xxx in (city, conference, country, etc.)。

表达多样化与一词多译不是一回事。就是说即便词汇具备了,在句子层面上仍旧需要译者灵活处理。这里仅从“如何学习汉译英”的角度提出来,希望各位在学习以下各课时头脑中总是保持这根弦。可以根据具体的文字内容灵活选择句型、用词及其时态、语态、单复数等。翻译方法可以灵活掌握,根据不同情况从多种角度入手,选择不同的句型结构,采用直译、意译、直译意译相结合等。

三、尽可能多地掌握背景材料

掌握大量的背景资料对做好翻译至关重要,应当广泛、深入地了解和掌握一些基本知识。如果译者对待译文本中的相关内容都不理解,就很难准确地翻译出来让别人理解。翻译时应当尽可能多地掌握第一手的资料,否则有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:对照汉语原文,英语译文本身无懈可击,可是对照事实,却发现文不对题。例如两张图片的说明文字各是“直刺蓝天” 和“拔地而起”,到底是指什么,只有要来照片看过才知道:前者是一座建筑物的屋顶,上面安装了几副卫星天线,后者是一座高层建筑即将封顶,“刺蓝天”比 “拔地起”要低得多。这样就可以相对地贴近真实的语用环境把前者译为Telecom facilities in the sun,后者译为Another sky-scrapper,或 A new high-rise against the blue sky,也就是说,“直刺蓝天”其实是“晒太阳”,而“拔地起”反倒可以“刺蓝天”啦。
可以说,译者对相关的背景资料了解得越深入,翻译起来就越有把握。比如“高层建筑擦窗机”译为high building window cleaning machine,很难说译文不对或不好,但是看到机器本身才知道,敢情这机器擦不了窗户,擦窗户的是人,它只起一个吊篮或吊舱的作用,所以应当改译为window cleaning gondola for high-rise buildings,否则买主是要索赔的。

四、学点专业知识

应当特别注意术语的行业特征和“行话”特色。在吊斗、传送带等运送散装物资的机械上,起清理、平整、刮除作用的“橡胶刷”可能是rubber cleaner,但在一家经营汽车零配件、轿车保养用具、装饰品等的公司之简介中,“橡胶刷”便不大可能是rubber brush,而是squeegee,即蘸水后擦洗风挡玻璃的简单用具。在车间里使用的“传输系统”不大可能是transportation (指市政交通或异地运输),也不应该是transmission system(指电力或电信传输),而应当是conveyor或者conveyance system。
行业不同,理应选择不同的词语。例如“接头”,是电力的、还是电子的?是管道上用的还是电缆上用的?是塑料的还是铸铁的?英语中相应的词汇多,选择哪个取决于原文词的具体含义,从原文前的公司名称中、周边产品外延上并不总是能够看得出来。写的人是自己专业的行家,但译者不可能事事精通。“接头”可以行业的不同而分别译为coupler、coupling、connector、joint、terminal、grapples, wire-rope buckets(钢丝扣,即钢丝绳的接头)、junction box、binding post等多种形式。又如“硬化”一词,可以根据不同的行业分别译为vulcanise, cure, harden, solidify, cirrhosis, induration, ossify, rigidification, sclerosis等。

应当尽量通过翻译用户提供全面的相关信息。有些汉语词语概括性比较强,单看汉语不成问题,可在翻译时却会很费踌躇。例如“图文装订机”和“图书装订机”都译成bookbinding machine似无不可,但是到工厂看看才知道是两码事:前者简单的像个订书机(stapler)或者铁圈装订器(ring spiral winder),后者则是由电机提供动力、有一系列机械传动、电子控制的真正的“机器”。故而“图文装订机”还是译为booklet binder或brochure binding device好一些。

五、译者的学习和积累

既然工具书赶不上时代、赶不上客户需求,即使赶上了你也不可能及时购买齐全,那么自己动手便是当然的补充手段。想做一个称职的译员就得“喜新厌旧”,应当留心收集新词、专业词汇、常用简称和缩略词,虚心向懂行的人求教,注意自己的知识更新、拓展。例如不要一听说“网络公司”就译成Internet companies,可以紧追潮流译为startups, dotcoms, Net operators, net players, ISPs等。再如“奥运场馆建设”,不一定要把“场”和“馆”的英语词都查一遍,venue一个就够了。

如今Internet应用日趋广泛,翻译工作也可从中受惠,可以利用Google, Yahoo, Infoseek, Lycos等搜索引擎查新词语。现学来不及,至少可以手勤快一些,临时查阅一下可以及时纠正不少错误。今后还要出现更多的新名词,业务上会有许多新的术语,译者应该经常阅读一些时代感强的报刊书籍,以扩大知识面,有意识地积累新词,密切关注、及时收集、学以致用,更道地、更好地使用英语表达。

六、译文校对和润色

无论是翻译考试还是翻译实务,译文大都需要进行大量的修改和润饰。所以,我们译完后应该对译文进行校核,确保译文不仅准确的表达了原文意思,又符合译入语的语法规范。我们在初学的时候就应该养成严谨的差错校勘习惯,这不仅关涉译文的质量,也关系到译者的职业道德。

以上信息由云南翻译公司整理发布,如果你想了解更多信息,欢迎关注我们网站。